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兴农观察 >血色工厦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
血色工厦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2020-08-03 / 兴农观察 / 281浏览量 /评论数 99

澳门工业大厦林立,充斥在大小街道上,这些工厦大概曾推动过澳门经济发展,但如今已零落阴森得如同一座座「鬼城」。

黄小梨在某工厦内的陶艺中心学习已经很久了,以致于她出入时完全没有警惕,即使工业大厦异常残旧,令人心生不安。

这天,星期五,傍晚六时,黄小梨如常一下班就匆匆赶至,空空蕩蕩的地下大堂灰濛濛一片,水泥色的墙身与地面没经过一丝修饰,灰得近乎黑色,零星几盏灯管散落在偌大的空间中,发出的微弱白光,昏暗得激不起一点涟漪,惟有保安室散发的灯光较明亮。

黄小梨对于这种灰暗习以为常,按下电梯按钮就开始静静等待,发了一会呆后,却发现旧式电梯的读数并没有亮灯,对这台电梯已有几分了解的黄小梨知道电梯想必是仍在上升当中,以它的速度要想重新返回地面可能还需一点时间,她无聊地打开手机的前置摄像头,稍微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就开始对着画面做起鬼脸来,遇到合心意的就随手「哢嚓」几张,这是她近日的习惯性动作。

手机中的摄影音效在空旷的环境中显得特别响亮,黄小梨被声响惊得心漏跳了一拍,微微吐了吐舌头,匆匆再拍几张,就决定停止这项不合时宜的活动。随手向前翻看照片,看到这些刚刚拍下的搞怪照片,不由得被自己逗笑了,无数张大头照在小梨的手指下左右滑动。突然,荧幕停留在一张略显怪异的照片上,画面中似乎有着一种不协调的感觉,照片中人的左边脸颊上微微泛着一种青色,而半明半暗的背景中像是隐藏着一个人形的阴影,小梨忍下立刻转身的念头,两只手指在荧幕上拉近照片的同时,低下头去 ☆似仔细察看照片,但视线却越过自己的肩头偷偷瞄向左后方,似乎有一个暗色的人影……「喂!」突然一声大喊响彻整个空间,使小梨本就愈来愈快的心跳骤然停跳,猛地看向声源处,只见一个黑色的人影背对着保安室的光源,光线在他身前拉出一段长长、扭曲的阴影,带着某种阴森之感,那身形微微佝偻,小梨猜测约莫是那即将踏入老年的保安吧。他朝小梨的方向大喊:「小姐,客梯不能用了,在维修,你去用旁边的货梯吧!」听到保安人性化又中气十足的话语,小梨鬆了一口气,感觉心跳开始平复了,礼貌地回应一声后便朝大堂更深处走去,转身的一剎那,眼神佯装不经意地扫过身后,只见其中一辆停泊的电单车上是一件成人高的雨衣,雨衣正挂在车架上,不太注意的话确实像一个站着的人,似乎雨衣袖子中随时会伸出一只乾枯的手,但小梨半提着的心却完全放下了。

黄小梨望向残旧而又鏽迹斑斑的载货电梯门,小声地为自己打气道:「之前的载客电梯也不见得比较好,反正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刚进电梯的小梨只想收回刚才的说话,长久的使用令电梯按钮上的楼层数已经看不清了,估摸着按下楼层,黄小梨打量四周,电梯四面都有不同程度的剥落,灯光忽明忽暗,幸好没有完全暗下去,更恐怖的是那像是拉动铁链的声音,似乎随时要断裂一样,危危乎乎地向上升,不时有些指甲划过铁片的声音从左右两壁发出,要是说这电梯下一秒就会掉下去,黄小梨一点都不会怀疑,她告诉自己,只要电梯一开门,她一定会即时冲出去,即使未到她所按的楼层,大不了就走楼梯好了……第二天地下大堂,「叮~ 」门打开了,嘈杂的人声从开了门的载客电梯中传出,三三两两的人快步步出,伴以热烈的谈话声,时值晚上八点半,这个时间可以说是这座工业大厦唯一的热闹时刻,电梯里出来的都是楼上拳术总馆的业余学生,拳击兴趣班每逢星期一三五开课,六点半开始,八点半结束,虽然有些学生会自愿留下加强练习,但大部分学生都会在课程结束时离开。

一对情侣脱离了走向门口的大部队,向深处的电单车停泊位走去,「你……你有没有听到怪声?」少女摇了摇少年的手,声调诡异地上扬。

「声音?甚幺声音?」少年倒是觉得少女现在的声音很奇怪,但还是听话地停下脚步,仔细地听着。只听载货电梯的方向传来一阵阵铁器的摩擦划拉声,像是有人拿锯子去锯一块铁片。「没甚幺吧,不是电梯的声音吗?这些旧式电梯常常发出奇怪的声音啊,都不知有没有可能换掉,每用一次都觉得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少年无所谓地抱怨着,他没注意到少女的脸色因他的说话而变得更加苍白。

她像是呓语般说道:「还有水声,滴答滴答的……」少年奇怪地蹙紧眉头:「你说甚幺?」还没等少女回答,刚才的铁器摩擦声停止了,一阵短促的寂静后,取而代之的是猛烈的摩擦声和难以形容的晃动声,少年的脸色也随之苍白起来,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这大概是电梯坠落事故!

两人紧握的手颤抖着,面白如纸地面对电梯。在他们看来,摩擦声持续了至少有五分钟,接踵而至的是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似乎他们站立的地面都大大地震动了,接着是反弹,再一下小声很多的撞击声,一些乱七八槽的余音后,便完全归于平静。但他们蹦紧的神经并没有放鬆下来,因为……电梯门的底部慢慢渗出血来……然后,连少年都听到了少女口中那「滴答」「滴答」的水声。

他们呆立了片刻便冲上前,猛按开门,但毫无反应,正当少年想找人帮忙时,门竟然开了!两人双目瞪圆地向电梯内看。整个空间除了那「滴答」以外没有一丝声响,像是过了一个世纪般,少女凄厉的尖叫响彻大厦,之后是杂乱的人声、脚步声,被巨响和尖叫警觉的人纷纷聚拢过来。而那对情侣却像是意识不到外界的变化,两个人互相支撑着瘫坐在地,视线不由自主地、呆呆地仍落在电梯内那血色场景中……胆大的围观者纷纷望向「事故现场」,大大的载货电梯上被分了两个世界,后半部分仍与往常一般、若忽略那零星血迹的话,前半部分就像是血色的地狱,电梯壁上到处都是喷溅的血迹,还有一些白色的混浊物交错在其中,地上是一摊不规则的血迹,零星的几滴血由上而下,滴落到地上的「血池」中,发出「滴答」的声响。这场事故中的受害者并不多,只有一个,「她」此刻正悬在电梯的前半部分,整个人被绳子吊在电梯顶部,如同血人一般,一身简便的职业装被血染了一大半,白晳的小腿上蜿蜒着几道血流淌过的痕迹,而她的致命伤应该是在颈部,前颈部大而深的刀伤令她的头微微向后倾倒,头颅摇摇晃晃、似乎随时会撕开那最后的连接再滚落在地。继续上看,所有人的呼吸都禁不住一窒,要说此前种种并不吓人也不尽然,但相比起接下来看到的,恐怖程度确实不值一提。只见她头的上半部血肉模糊,莫说要看清「她」的样子,连性别也分不出来,大小大概是成人头部的一半,顶部是平的,应该是电梯突然下坠的重力和她本来向上的惯性相互作用造成的结果,也不知道是被电梯顶削去了一半还是被压力压平了,头髮仍披散在扁平的头顶上,血液和脑浆的混合物纠缠在髮间。看到这种场面,旁观者在惊恐之余都不由得暗暗猜测「意外」的真相。

在大家都被血色场景吸引住目光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一部手机正躺在电梯一角,可能是有讯息的关係,本来半暗的荧幕重新亮了起来,停留在照片浏览器的介面,就算它的主人还活着,也未必会发现她前一天的一张随手自拍被删除了,血迹在荧幕的亮光中变成泛着诡异的半透明,染红了荧幕上的一个个女生大头……

血色工厦 拍案惊奇bull;本土真人真事改编

作者:解西城

《力报》与「澳门原创小说协会」合办「拍案惊奇」农曆七月徵文比赛,于今日农曆七月十四日刊登得奖冠军作品。其后逢周三刊登未获选之优秀作品,敬请留意。(由于稿件调动,周一专栏《神谕风水命理》暂停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