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国防业界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2020-08-03 / 国防业界 / 652浏览量 /评论数 63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因为生来是蔷薇而非凡草
华丽激烈地活着就是宿命
蔷薇啊!孤高地绽放吧
蔷薇啊!美丽地飘零吧

  70年代日本漫画中最令人难忘的英雄人物,我认为非《凡尔赛玫瑰》(ベルサイユのばら)的宫廷侍卫长欧思嘉(Oscar François de Jarjayes)莫属。然而她的英雄地位,却是由另一个华丽激烈的悲剧角色──玛丽皇后衬托出来的。一头金髮、锐利的眼神,欧思嘉以军装外套跟白色长裤为标誌,配备的武器是法国军刀(Sabre)。经典的女性戎装形象后世几乎无人能突破,齐藤千穗的《少女革命》角色设定多少也是参考自此。

  设定在法国大革命前后的时代,各项考据都很逼真,但欧思嘉其实是日本漫画家池田理代子虚构的角色。故事中望女成龙的贵族父亲确有其人,但根据记载此人并没有女儿。《凡尔赛玫瑰》作为史上最成功的历史漫画之一,其中一项过人之处便是画家运用虚实交错的笔法,让真实存在的历史人物(譬如玛丽皇后跟汉斯伯爵)与虚构人物(譬如欧思嘉与安德烈)跃然纸上。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欧思嘉的悲剧英雄命运一开始并非她的选择。身为波旁王朝贵族侍卫军官杰尔吉家族的第六个女儿,欧思嘉因为出生时特别健康,而被父亲杰尔吉将军当做儿子抚养长大。她在刻苦训练之下武艺超群、总作男装打扮、入宫成为奥地利公主玛丽‧安东涅特(Marie Antoinette,当时还是太子妃)的贴身侍卫,都是为了符合父亲的期待。

凡尔赛的红白蔷薇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凡尔赛玫瑰》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双主角制的作品。它投下了一个小小的悬念:究竟以貌美出名的玛丽皇后与骁勇善战的欧思嘉哪一个才是凡尔赛玫瑰?虽然照顾玛丽的安全起初只是父亲赋予欧思嘉的责任,但她很快地与年仅十四岁就离乡背井的玛丽建立了真正的友谊。这份友情具有纯洁温柔的一面,但实际上危机重重。首先,玛丽与欧思嘉的地位并不平等,前者是皇后、后者是军人,欧思嘉对玛丽的情感混杂着尽忠的义务。再者,她们两人在一场化妆舞会上爱上了同一个男人,来自瑞典的汉斯伯爵(Hans Axel von Fersen)。这位汉斯在历史上的确存在,传言与玛丽皇后有染。出于对玛丽的忠义,也出于对自己阳刚外表的自惭形秽,欧思嘉只是默默的看着玛丽与汉斯坠入情网。

  正因如此,两位主人公的关係,从初时玛丽对欧思嘉的倚重,慢慢质变为玛丽觉得欧思嘉很「杂唸」而疏远她。玛丽的天真烂漫,亦随着时间的过去,渐渐变成不可忍受的愚蠢跟放纵。就外部世界而言,法国的社会动荡与日俱增,玛丽竟又招惹上「项鍊事件」,在国民心中声望跌到谷底。贵族统治日渐走向了不可逆的崩坏之路,欧思嘉观察到此一现象,加上结识了来自底层的平民少女,她的心也产生了无法挽救的崩坏──见到贫民的痛苦,映衬着皇宫内若无其事的歌舞昇平,欧思嘉再也无法像过去一样相信自己保卫皇室的使命正确无误。

分歧的路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失去了政治信仰、也受单恋所苦的欧思嘉,自请转调法国卫兵队中队长,比起原本担任的皇宫侍卫长来说,此举是降职。但是这给予欧思嘉更多的时间,思考她逐渐改变的意识型态立场,也有了更多的时间,与青梅竹马的平民阶级追求者安德烈相处。而身边少了欧思嘉的玛丽,受困于没有爱的婚姻,行为更加奢侈放纵,为灭亡写下了前奏。日后许多流行文化中出现的玛丽皇后形象,包括大银幕电影《巴黎拜金女》,複杂度并没有超越池田理代子打造的版本。

  就表面上看起来,欧思嘉离开玛丽皇后身边的转捩点是一次化妆舞会,她破天荒的(也是一生中唯一一次的)换成了女装,与暗恋对象汉斯共舞。在这个晚上她不仅捨弃了作为军人的尊严,因为暴露女性身分受到了外界无情的羞辱,也终于认识到从汉斯身上不可能得到她想像中的爱情。但是对于长期自我压抑、以父亲赋予的使命为自己使命的欧思嘉来说,到底真正的归宿是什幺呢?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她已经尝到当时一般贵族妇女不可能得到的自由滋味,拥有备受推崇的职业与尊严、拥有随时可以策马奔驰的行动自由,难道还能够期待局限于相夫教子的家庭生活?欧思嘉面临的考验并不只是法国首都日益严重的民间暴动跟不幸失恋而已,她真正无法处理的问题是──她想当什幺样的人?想要继续假装自己不同情革命份子,为皇室效犬马之劳?继续假装自己是个完美无缺的「硬汉」(故事中有贵族少女完全没有识破欧思嘉的性别而轻易为她殉情而死),无视于内心对于亲密关係的渴望,以避免女性身分被拆穿后的耻辱?

  欧思嘉的困境是双重的,不仅来自于政治立场的动摇,也来自于性别身分的困顿。对汉斯的「自杀式告白」,是她试图解除父亲从出生那一刻起为她设下的「咒语」的挣扎,那个咒语要她成为最优秀、最勇敢的军人,要她忘记自己的情感需要。是的,她可以比做到男人更好,但是为了什幺?离开玛丽皇后之后的欧思嘉终于想出了答案。她努力重整卫兵队,最终成为了发起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一员。在攻陷巴士底狱的过程中,始终等待着欧思嘉、也象徵着她放不下的平民阶级的安德烈受伤战死,欧思嘉不久后亦伤重身亡。但这两人并不是带着遗憾而死,在革命行动开始之初,他们已预见战争的危险,(在读者的殷切期待中)早一步结为连理。在动画版本中,欧思嘉断气时旁白是这幺说的:「欧思嘉从爱情及严谨生活带来的苦痛中解脱了。」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故事留待罗莎莉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如史实所记载的,玛丽皇后一家人最后也被暴民送上断头台。在暴动即将进入皇宫之时,池田铺陈了一个极为耐人寻味的桥段──相较于国王的手足无措,玛丽皇后在暴民的声声怒吼中,挺身站上了皇宫的露台,那里也曾是她宣布生产喜讯的地方,只不过此刻人民欢呼的声音早已被想要取她性命的吶喊取代。玛丽发抖着,但依然无声而庄重的,拉起裙襬,向民众行了一个大礼。彷彿在说:「不管基于什幺原因,非常抱歉,让你们失望了。」群众因为困惑跟震撼,而暂时安静了下来。

  这是玛丽谢幕的一刻,之后皇室一家面对的就是漫长的软禁,以及最后的处决,连幼儿也没有被放过。儘管一生表现不尽如人意,但《凡尔赛玫瑰》中的玛丽皇后从未失去过皇族的尊严。传说中,玛丽在软禁时期,美丽的金髮一夕全白。故事里同样复刻了此一掌故,只是用一种更为细腻的方式陈述。故事中的第三个重要女角色罗莎莉(Rosalie Lamorlière)在历史上是玛丽皇后最后一任僕人,池田将她刻划成原本一心向生母复仇的贵族私生女,受到欧思嘉开导后放弃谋杀计画,但依然支持革命党人,后来自愿照顾软禁中的玛丽皇后。当罗莎莉梳着玛丽皇后变成了白色的长髮,显得十分感伤。在狱中已经无法区分现实与幻觉的玛丽,依然怀念着欧思嘉这位旧友,因此在行刑前一天,将一朵纸摺的玫瑰交给罗莎莉,并交代:「请你涂上欧思嘉喜欢的颜色。」

血色花朵荆棘中盛开:《凡尔赛玫瑰》(1979)

  儘管罗莎莉不算是受欢迎的角色,但玛丽与欧思嘉的殉难,某程度上都是为了将法国的未来交付给这个女孩,她是平民与贵族最终和睦相处的象徵。凡尔赛宫廷中的玫瑰,最终在战火下纷纷凋谢。玛丽皇后恍然发现,原来她从来不知道青少女时期一起长大的欧思嘉喜欢的玫瑰颜色。始终为了挣脱传统束缚以及保护自己珍视价值而奋斗的欧思嘉,儘管快乐的时候很少,但绝非一段值得后悔或悲伤的旅程──而是专属于英雄的人生。

如果是在草丛间
不知名的花朵
那幺只要随着风
摇曳就可以了

当星星转动的时候
或许我也将消失在这世界上
但这副身躯
无法满足于平凡的人生

—〈蔷薇は美しく散る〉《凡尔赛玫瑰》片头曲

电影资讯

《Lady Oscar》-Jacques Demy,1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