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机器项目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2020-06-19 / 机器项目 / 249浏览量 /评论数 86

1997年春天,Arn Tellem接到了Jim Harrick的电话,他起了兴趣。在当时,Tellem还是NBA出名的经纪人之一。Harrick则是UCLA篮球队多年来的教练。几年前,Harrick把Reggie Miller交在了Tellem手上。现在,他有个新人要推荐了。「这个人对你来说很棒,」Harrick说。

Tellem在脑海里过了一遍UCLA的球队名单。球队在两年前刚刚获得NCAA总冠军,现在阵容十分强大:Toby Bailey,Charles O’Bannon,Jelani McCoy译注。他兴奋了起来。「好啊,我听着呢。」他对Harrick说。

译注:Toby Bailey是当年夺冠球队的成员,曾在冠军赛中作为大一新生得到26分9篮板。现在是一名经纪人。Charles O’Bannon是夺冠阵容的先发。他目前在日本打球。

Jelani McCoy曾为多支NBA球队效力,并在2002年随湖人拿到总冠军。

「他的名字叫Bob Myers,」Harrick说。

Tellem糊涂了。Bob Myers?「那是谁?」他问道。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2015年春天,Myers已成为勇士的总经理,并获得2015NBA年度经理人。若你在飞机上和他并排坐着,也许你认不出来他。现在他正在加利福尼亚奥克兰的勇士训练馆里玩单挑。

41岁的Myers是少有的,对打篮球上瘾的NBA经理人。他的很多同行都在快要奔四的时候不再打球了。Sam Presti,雷霆总经理,前三季联盟的球员,大约在十年前不再打球了,他担心自己受到伤病影响,出行和球探工作都会不方便。有人日常工作就消耗了太多能量,还有Steve Kerr之类的人,他们的身体背叛了他们。但Myers不是其中之一。他每週儘量打两三次篮球。去年季后赛的时候,他和其他几个勇士工作人员,展开了一系列「影子季后赛」。随着勇士的晋级,他们和每一轮对手的管理层打篮球比赛:纽奥良,曼菲斯,休斯顿,每轮系列赛都是他们获胜。Myers什幺也不挑。「他可以任何时候,在任何地点,和任何人打球,」Myers的好朋友Mike Dunleavy Jr.说。Myers在进入勇士之前曾是Mike Dunleavy Jr.的经纪人。「二对二,在后院,哪里都可以。」

Myers从没有放鬆过自己。很多男人到了中年身体吃不消,他们开始打小场地的比赛,或者跟一群超过四十岁的人打球。Myers?他喜欢打全场,一对一,在NBA标準球场上。他和勇士球员发展教练Chris DeMarco经常进行一种複杂的七场制的比赛。后者现在30岁,6尺7,曾是二季联盟的球员。然而今天下午,他的对手矮了一点,老了十岁。这个人就是笔者啦。Dunleavy说的没错,Myers可以和任何人打球。

比赛开始了,Myers蹲下来开始防守。Myers身高6尺7,看起来像是打篮球的样子,不过也不会太高,以至于让人感到有些威慑。身高以外,Myers看起来就像个正常人。瘦瘦的。一头黑色的波浪型短髮。眼睛大而有神。聊天的时候,他总是自嘲,让人喜欢,以至于他的妻子Kristen有时候希望,他丈夫在接受採访上不要这幺有天赋。想要採访他的人太多了。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像Steve Kerr和Stephen Curry一样,Myers看起来就像个普通人,也许真的是这样。他在湾区长大,从小支持勇士。按他自己的说法,他的运动员生涯没有什幺亮点。他喜欢巧克力饼乾和花生酱果酱三明治。他喜欢打街头篮球。若你去构造这样一个形象,你会觉得,嘿,我也能成为他那样的人吶。想到这里,你的思绪跳了一下,只差NBA总冠军了。但是你在fantasy basketball league里面也称霸过,你对于人才的发掘也有自己的一套。也许——只是也许——你也能做到Myers做的那些事情。当然,你得看中Draymond Green的潜力,在选秀第二轮的时候摘下他。你得想好要在Shaun Livingston身上赌一笔,不在Kevin Love身上纠缠。当然,你还要能管理一群性格不相同,各有各自死心的家伙,才能成为联盟里最成功,最重要,受到最多人喜爱的管理层人物。话说回来,这不就是许多年轻人现在的梦想吗——不是成为一名NBA球员,而是成为管理他们的人?这会多幺难呢?

这是个危险的想法,诱人深入。正如在我和Myers的第一轮较量当中9-4领先的时候,我天真的以为,也许Myers的水平不过尔尔,也许他只是随便打打。

曾经,成为NBA总经理的唯一方式,是打篮球,然后做篮球教练,然后开始和那些打篮球或者执教比赛的人谈天说地。然而过去的二十年里,事情有了些改变。Daryl Morey在MIT拿到了自己的MBA学位,他从没有打过正式的篮球比赛,但在2007年接手了火箭。律师兼工程师出身的人,比如Rich Cho,凭藉自己在工资上限方面的专家水平在其他地方找到了工作。Sam Hinkie在史丹佛拿到了自己的MBA,曾经在 Bain谘询公司工作。在接手费城的工作之前,他曾跟随Morey学习。在76人队,他建立起了我们从没见过的…一些东西。

于是惯例不复存在了。商业经历会有帮助,法律知识也不赖。打过篮球也可以,除非球员经历的弊端在你身上展现——你太接近比赛,以至于对数据分析不够敏感,或者对工资条例的晦涩内容不太理解。正因为此,任何有头脑有野心的人都能胜任这个职位,许多人都符合这个描述。如果你参加过MIT Sloan Conference,你就会见到这样的人,聪明年轻,目标明确,对未来有希望。这个领域(相对的)开放让竞争更加激烈了。只有30支球队,因此只有30份工作。Myers能握住其中的一份,是眼下新文化的诠释。而在他的眼里,在他的自损和怀疑里,这是件疯狂的事情。

Myers在加利福尼亚州阿拉莫长大,他早早就爱上了勇士(他的钱包里一直装在他在现场观看的第一场比赛的球票,1982年1月15日对上尼克)。他在蒙塔维斯塔高中打球,但是按他的说法,他的水平并不怎幺样。他在倒数第二年才打进校队,在最后一年才进入先发。他的教练杰夫-Koury则没有那幺严苛,他说Myers是,「Dennis Rodman那个类型的球员,每场能拿到14个篮板或者更多,」他善于在防守端轮换(就像勇士现在打球的那样),在场上总是充满着近乎疯狂的紧张感。「每天走进训练场,队里最优秀的球员比其他人练习的还要认真,」Koury会所。「他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性格,指导着球队。」

但Myers往往一副焦虑的样子。上篮脱手他会自责。他的身上因此有很大的压力。Koury说:「你就想摇摇他的肩膀,对他说,‘你知道自己有多棒吗?’」

举个例子,在Myers看来,他人生中很重要的一刻,在他高中的最后一年。那是一场面对圣罗蒙高中的比赛,对方有Mark Madsen——他随后成为了史丹佛大学的球星,并在湖人做了替补(之后还成为了Myers代理的球员之一)。蒙塔维斯塔当时领先一分,比赛还有几秒钟结束。他们拿到了球,消耗完比赛的时间,球迷冲到了球场上。但事实证明这太着急了。裁判判定,一位蒙塔维斯塔的球员出界,于是比赛还有1.5秒。圣罗蒙界外发球,Madsen持球,他接球小跳一步,在罚球线命中跳投。Myers当时正面防守他,那个球就在他头上命中了。这次,圣罗蒙的学生冲进了球场,这是篮球比赛中罕见的双方都曾经庆祝过的场面。

「那是我的最后一场高中比赛,」Myers闷闷不乐的说。「就是那样了。之后我再也没有地方打球了。」

Myers学习很好,他选择去UCLA。那年春天,他和父亲一起参观校园的时候,他去学校体育办公室询问关于校内篮球赛的事情,或者有没有什幺可以参加的保持身体状态的团体。一个充满活力的黑髮年轻人跟他打了招呼。那人是Steve Lavin,球队的第三助教。他在一个篮球训练营上见过Koury,也听说过努力训练(但常怀疑自己)的Myers。Myers问自己能不能做球队经理。(「还是信心的问题,」Lavin说)。想的更大一点,Lavin鼓励他说。为什幺不在秋天热身赛的时候和我们一起打打呢,一起做力量,至少参加试训啊?

Myers去了,他战胜了40个参加试训的人,成为了球队的饮水机球员。他很震惊,但也很兴奋。他开始在UCLA的训练中和大个子们一起,让做什幺就做什幺。「他是个不错的球员,但是个更出色的人,」Harrick回忆到。球迷们喜欢他,其中一个原因是他算是那些大牌球星之间的无名者。「他在球队的地位近乎神话了,因为每个人都想看他在比赛快结束的时候得分。」Ian McMahan说,他当时是帮助球员恢复身体的训练师。最终,Myers得到了一个昵称,「阿甘」,阿甘正传的阿甘。Myers场均得到0.3分。在UCLA赢得1995年NCAA冠军之后,他是SI纪念期刊封面上的人:他站在场中高举Tyus Edney——后者在比赛中完成一条龙上篮,锁定胜局。Myers在今夜秀上出现,在迪士尼划船,和总统Bill Clinton见面,和John Wooden共进午餐。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大三那年,Myers终于进入了球队轮换。生涯最佳一战,他在面对俄勒冈州里的比赛里面22分钟的到20分(那个赛季他场均得到2.7分,大四他场均得到1.4分)。但是,Myers心里那个,我在这里真是太幸运了的想法依然在,以至于他常常在Wooden中心和别人打街球,甚至在比赛日也是一样。

「最后有人跟我说,‘你不能再这幺干了。你知道你其实能上场打球的,对吗?’」从那些年开始,Myers注意到了体育领域成功的人相同的信念:相较于喜欢胜利,他们更讨厌输球的感觉。Stephen Curry,Steve Kerr。尤其是Draymond Green。「你可以在和别人一起排队吃烧烤,大家玩大富翁的游戏,或者你们在玩飞镖。即使是这些时候,你也能看到一个人的心态,」Myers说。「你能看出来,这个人不关心输赢,这个人关心。我觉得我对于胜负的态度,更多来源于我痛恨失败。我觉得每个人只可能是这两种状态之一。」

作为勇士总经理,Myers经常会进入,他口中的「工作上瘾」的状态,比如很多天每天工作18个小时。举个例子,2013年Andre Iguodala的交易是长达「12天的工作上瘾」。自由市场开始的时候,他一年一度的上瘾状态也就开始了,Myers会全天都带着iPhone的耳机,不停地走路,焦虑,说话。促使他这样的信念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种好胜心…对于这支球队的责任,对于湾区的责任。相比于任何药物,咖啡,无糖可乐,这些对我的推动力更大。」助理总经理Kirk Lacob说:「他的注意力特别集中。当他开始一项任务,他就会努力做到自己的最好,然后他才能认真的开始做下一件事情。在我看来,这就是最厉害的竞争者。」

这样的心态来自于Myers和Tellem共处的时光。Tellem对于Harrick的推荐很是震撼——「非常聪明,我的球队里这幺多年走出来的最好的年轻人之一」——于是他把Myers招来做实习生,在他毕业之后就正式僱佣了他。在Tellem的推荐下,Myers在罗亚拉法学院上课,穿着他心爱的勇士短袖。他的一天很长:到Tellem的办公室,工作到下午3:30,写作业,然后6:00-10:00上课。在比赛日里,他会挤出时间去斯台普斯和自己的代理人交流。又一次去斯台普斯的时候,他在一次暂停的时候出了神,因为他看到了不一般的东西。湖人的一个啦啦队女生找的很像他妹妹高中的朋友。在仔细看了几眼,那确实是Kristen。她看起来…很不一样。自此他们就在一起了。

从一开始,Myers就在球员关繫上得心应手。在UCLA,他令人惊讶的成为了Harrick常常需要的那个人——看起来闷闷的龙套球员——尤其是在球队招募的时候。(「他很靠谱,」Harrick说。「我可以信任他。」)Myers招待过巴郎-戴维斯,和Paul Pierce一起闲逛,也欢迎过Collins兄弟。现在作为一个菜鸟经纪人,他和Tracy McGrady和小O’Neal一起工作,帮助新人準备选秀。他和Mike Dunleavy Jr.一瞬间就熟络起来,后者说,「Bob是我留在Arn旗下的重要原因。」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Myers上学的时候阅读理解就很出色。现在这转成了法律条款。「我很喜欢对于条款的解读,」他说。「我总是活在灰色领域。」但写文章就是另一码事了。Tellem为他提供了「写作训练营」,帮助Myers在论述过程中更加清晰,不管是邮件,合约签约的谈判,还是起草文书,或者分析工资上限法则的影响。

Myers和Tellem变得亲密起来。两人一起去欧洲,代理Pau Gasol和达尼罗-加里纳利。两人都热爱美食,他们一起规划早餐,或者一天回忆之后凌晨一点的小食。他们晚上一起散步,走过特雷维索,穿过米兰。Tellem说,他们的谈话像是美剧宋飞传里面的哲学对话一样。所有事情都可能成为他们的话题,从政治,到「我们活在世上应该做什幺」,到Tellem最近的执念,比如那个为世界带来孢子甘蓝的天才究竟是谁。「那就像是行走的冥想,」Tellem说。

有时候他们两个会讨论到自己位置的另一面,总经理的生活。这个想法一直在Myers脑海里挥之不去。他和Kristen第一次约会的时候就提到过:运营一支球队。

现在回头来看,我们很容易把Myers在勇士的运作归结于许多外界因素:Curry意外的聪明,Kerr的指导,Green的爆发,Jerry West的印记,还有他们摆烂得到Harrison Barnes。这些都没错。

但是Myers成功的部分原因来自于他的性格。他是那种準备好了接受一切的人。他的职业生涯的标誌,不是电影甜心先生里的自傲,而是谦逊。Myers不会翻脸不认账,也不会为了争权搞什幺阴谋。「我一直觉得Bob特别的职业,特别的真诚,特别容易交流,」Presti说。如许多人一样,Presti会用「诚挚」这个词来描述Myers。(Lavin说,「如果我写这篇文章,我的标题就是,他很诚挚。」)Tellem讚扬了Myers善于倾听,愿意表现出同情的一面。「Bob当然分析能力很强,他懂得数据什幺的,但说到底,最重要的是他的性格,沟通能力之类的事情。这份工作就是管理人力资源,维持关係。」

这也可以解释Myers得到勇士工作的原因。Myers与人相处交流的能力让塞尔提克总经理Danny Ainge有些震憾。在Lacob买下勇士的时候,Ainge把他推荐给了Lacob。虽然Myers是个三十多岁的经纪人,毫无管理球队的经验,他还是在一次非正式会议中让Lacob印象深刻。三个月之后,让Myers惊讶的是,Lacob给他打了电话。「你当时说你会想要做这件事情,你是认真的吗?」Lacob问道。

Myers代表球员协商过总值将近6亿的合约,代理过近20名球员。但他根本没多想。2011年春天,他降薪加入了一支垂死挣扎着的球队,在Larry Riley手下学习,未来接管球队总经理一职。

Myers本来要学徒两年。但Lacob在一年不到的时候就给他升了职。他的前十五个月是一段美妙的经历。勇士交易得到博古特,在选秀中得到Klay Thompson,Harrison Barnes,Ezeli和Green。然后Curry续约,然后僱佣Kerr,之后的故事你都知道了。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如果你想Myers问他的经理历程,他会把讚誉给别人,这几乎成为了勇士全队的习惯,除了一个人,Joe Lacob。在他接受纽约时报杂誌的採访时,他说勇士「在阵容构建,球队计划,完成目标上比其他球队轻鬆很多,」他的管理层同仁们因此在发简讯的时候叫他「Buzz Lightyear」。Lacob并没有什幺怨言。

勇士一直都时候出了名的合作出色的球队,但Myers常常要在收集了许多意见之后做出艰难的选择。他的下属们用「包容」和「愿意放权」这样的词语描述他。DeMarco记得Myers曾经在他还是录影分析师的时候询问他的意见。「他不只是让你觉得舒服,他是真的想要听你的意见。」Kirk Lacob说Myers「交流太多了」,他永远想要收集更多的资讯。「我和他见面的第一年,我们俩简直不能聊天,因为他总是在打电话,」Lacob说。「他就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插着耳机。我们都开玩笑说,想要找到Myers就得打电话。」

这个赛季,Kerr因为背部手术离开球队的时候,Myers每天都会给他打电话。Kerr因此在自己颁年度最佳教练的记者会上专门感谢Myers。他哽嚥着说:「Bob(Myers)从我的总经理,我的同事,变成了我在痛苦中挣扎的时候每天需要依赖的人。」

去年六月,勇士在克里夫兰赢下四十年来的第一个总冠军。Myers看着比赛,心绪稍微放鬆了一点。「他没什幺庆祝,只是和我握了手,说‘我们做到了’,」Kirk Lacob说。那天晚上,Joe Lacob和球员们庆祝着,但Myers做不到。我问他,他开心了多长时间。「大概几个小时吧」,他猜测说。Kristen说,「我希望他能多庆祝一会,享受一个晚上,或者一天都可以。」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关注这些事情从来都不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他的工作是为了多看一点录影而忽略家人和朋友。但Myers身上少见的是,他对于一件事情不断思考,不断焦虑的心态。他焦虑自己的焦虑。「一个总经理要是对一件事情想太多是很危险的,但这对我来说很难——我的性格不允许我不想太多。我从来担心自己对一件事情关注不够,而是担心自己想的太多了。」

去年,他从Jerry West那里讨到了经验,后者是着名的对什幺事情都焦虑的人。他在季后赛特别紧张的时候,就会去甲骨文的停车场走一圈。他试图让自己想写别的事情。他在赛季进行的时候读小说,在客场之旅的时候看报纸,包括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週报,以保证自己在体育之外对世界也有认识;Myers常在酒店里穿着T恤拿着报纸乱逛。主场比赛暂停的时候,他会看华盛顿週报——列印版,而不是在手机上看——但他说季后赛的时候这幺做越来越难了。

我们畅想Myers的工作;Myers则想体验我们的工作。他想要去高中教书,历史或者英语,或者教篮球也可以。Kristen觉得这不可能。「他一直这幺想,停不下来,」她说。「他就是那样的人。」她说自己的梦想是像球迷一样去看比赛。「拿着泡沫的手指玩具,端着啤酒,看比赛就好了。」他尝试过做女儿球队的教练,但是「他太严肃了,」Kristen笑着说。说到底,他好胜心很强。在Myers得到勇士工作的时候,他担心自己和Kristen相处的时间不够多,就建议每週四约会。但他其实从来都不能完全离开;去年夏天他们一起去夏威夷,那是他们策划了很久的旅行。但Myers每天早晨起来都要回覆无数的邮件。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Myers说,自己今年好了很多,一部分原因是去年的发生的一件事给他带来的启发。那年一月,Kristen的弟弟Scott和妻子Chelsea来了一场长达一年的揹包旅行。33岁的Scott相信人要把握人生机遇。他创建了一个公司,「活出你的传奇」,目的是帮助人们找到他们喜爱的工作。他关于此话题的TED演讲引来了330万点选率。听从着他自己的建议,他和Chelsea卖掉了家产,用一年的时间冒险。九月份,在攀登乞力马扎罗山的时候,他被雪崩困住,不幸身亡。

Bob和Kristen听到了这个消息,抱在一起痛哭。之后Kristen就去和家人回合了。「Bob一直很棒,」她说。Steve Kerr打了电话,还给她的家人发了邮件(「他是个很棒的人,」她说)。当Chelsea回来的时候,Bob和Kristen说服她住在了Myers旧金山家里的空房。每个月,他们一家人——包括Myers的两个小女儿,凯拉和安娜贝儿——会一起放飞气球,把它们送给「天堂里的」Scott。

这桩悲剧改变了Myers对生活的态度。「它让我懂得,我们并非能掌握所有事情。我没有那幺重要,以至能决定勇士是否成功。」他不再去停车场散步了。他试图在比赛中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而不是在管理层的套间里。

他更依赖于自己喜欢的地方,一个他称作是「可以冥想的地方」。

这就带我们回到了眼前的一对一篮球赛。有意思的事,打篮球可以让Myers暂时逃离NBA的压力。

在我们开始之前,Myers向我解释了规则:先打到11分的赢,半场和全场比赛交替进行。半场比赛从三分线开始发球,只允许运三次。进攻篮板是合法的,抢下进攻篮板之后就可以无限次运球。全场比赛从中场开始,可以运五次。没有篮板(这个限制存在的原因是,Myers在和Luke Walton打球的时候快要把沃顿跑死了)。这两种比赛都需要臂展,快速判断,以及射程。Myers在这三点上都很出众。

在比赛之前,我收集了些球探报告。根据DeMarco的说法,Myers喜欢投侧翼三分,「左手」完全不行,他上篮时喜欢用一个不怎幺合法的半旋转步伐(「我觉得那是非法的——如果有裁判的话应该是个走步」),但他不好打。Kirk Lacob把Myers比作Dirk Nowitzki(因为他喜欢种距离)和Enes Kanter(「当然只是在篮板上」)。Kerr很热情(「他很棒!」)。所有人都提到了一点:「他好胜心特别特彆强,」DeMarco说。2014年勇士工作人员和一圈圣奎恩监狱的服役人员打比赛,Myers率领球队取胜,并拿到了LeBron式的数据:43分13篮板5火锅2助攻2抄截。

勇士队里上上下下很多人都打球。Myers喜欢因此而生的氛围。「这一下子就打破了人们之间的壁垒,因为不光是喝杯咖啡那幺简单了,」他说。「在打篮球的时候,你会知道和这个人有关的很多事情。你会知道他们是不是自私,是不是合作。公平与否,诚实与否,团队协作,好胜心,有没有侵略性,会不会消极。我希望我们每一次面试的时候都能跟来的人打一场一对一。」

回到我们的比赛,我的领先优势正在被蚕食。在盘点的时候,我运球四次而不是三次,失误。他的球。他逆转取胜了。随着下午的进行,一场比赛接着一场,他甚至开始解说起来。「这就是6尺7和6尺1的较量,」他说着突破上篮。一次他的抛投不中,我命中底角三分,他在我命中之前就责怪自己说:「上篮不中导致底角三分!」

他的身高和臂展,让我的很多投篮都被火锅或者改变了方向。他的身体好像是长跑运动员来的,从来不会疲惫——这甚至让我觉得,他可能比球队里至少一名球员的体能要好。他动作很大,但打球不髒。他几乎从来没有叫过犯规(「那是因为你是媒体的,」Kirk Lacob听后笑着说)。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我们的比赛结束,Myers坐在场边和我聊起来。像我们这幺大的男人,身体柔软程度逐渐下降。Myers在想,我们是不是一生只能跳多少次,我们是不是能预测这些东西。「那个家伙,密尔瓦基的字母哥?他被选中的时候,生长板还没有关上,对吧?没有人知道啊。如果我们能看那些参加选秀的人,能看他们的生长板有没有关上,还能长多高就有意思了。」

他对于我们对他工作的兴趣很感兴趣。「人们并没有什幺恶意,但是他们总是有一些自己保证能成功的想法,因为他们在自己脑子里就是总经理,」他说。「但是这份工作有多少是关于一个交易,一个选秀,或者签约一个自由球员呢?」他笑了。「这份工作并不是说,‘我要给我的好哥们儿打个电话,在电邮上问他愿不愿意交易。’‘嘿,你想不想给我Adrian Peterson,换我的,嗯,Drew Brees?’这份工作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是几个小时几个小时的商量。是不做出某个选择。是执行一些需要很多努力的想法。」对于Myers而言,做总经理就是生活在一个只有合理性和认知能力冲突的世界。他一整年做的事情都是为了球队进入季后赛,现在他到了这个地方,却只能看着了。这支球队,甚至是体育界当中权利最高的的人之一,现在没有任何力量。但他仍然不能休息。你也许认为自己想要他的工作,或者你真的想要。但是,他听起来是不是过得开心呢?「有时候我觉得,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适合我的工作了,」他说着,靠在了椅背上。

「真的吗?」

「是的。我们打的很不错对嘛?但是我并没有像我应该的那样享受这一切。」

「但也许每个在他们职位上做得出色的人都是这个样子的?他们做自己的工作那幺得心应手,一部分原因是…」

「也许,嗯,是的,」Myers说。「但我就是那种很让人扫兴的人,让事情变的没那幺好。我不想这样,但不幸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承担着自己的责任。有时候我会想,因为在我们这个行业,大部分时间你要面对的不是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东西(赢球)。当事情变的不好的时候,我的心灵和身体工作的方式是很危险的。很艰难。有时候你会想,天哪,我不想我生活中有那样的过程。你懂吗?」他苦笑着,「太多了, 太多消极的东西。我不是心理不健康什幺的,但这些事情你真的会去思考。」

勇士总经理Bob Myers小传:痛恨失败

Myers从椅背上坐了起来。在他身后,一群人正在修理一个篮架,除此之外整个球馆空空的。「有人问我,‘你的球员如何找到动力,争取卫冕呢?’我说,‘我不知道,但我希望我们有这样的球员,我觉得我们有,那种痛恨失败的球员。’不管你有五个戒指也好,一个两个也好,你不想失败。你就想一直赢,一直赢,一直赢。」

他接着说。「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还有什幺别的方法。比如说,这份工作现在结束了,我们赢了多少场比赛,我们赢了总冠军,你的工作就结束了?我不懂这是什幺意思,我甚至想象不出会是什幺样子。」

他顿了顿,手指穿过髮丝。「我就是不能理解这种想法。也许只是我自己的问题吧。」

几分钟之后,Myers走进更衣室。接下来的一个月,勇士在季后赛中淘汰了火箭。在对上雷霆的时候完成了今天逆转,在那之后Myers站在勇士的更衣室外面,看起来有些不知所措,又好像得意着。一週之后,勇士2-0领先骑士,我们在第三场比赛前一晚通了电话,Myers说不能太乐观,他担心人们太早选定勇士会赢,他说克里夫兰是个很难打的客场。

但现在,在我们一对一的比赛之后,他这是一个穿在蓝球衫,拿着一袋巧克力饼乾的人,他正準备去跑两圈。他刚刚打完篮球。他做了些,远胜于赢球的事情。

一个,没有失败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