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国防业界 >人生的「幂律分布」:把事情做对,远不如做对的事 >
人生的「幂律分布」:把事情做对,远不如做对的事
2020-06-16 / 国防业界 / 816浏览量 /评论数 58
幂律分布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许许多多的事物经常呈现所谓「常态分布」 (Normal Distribution),亦即类似钟型曲线的分布 (这边要说明的并不是严格数学意义上的常态分布,这边只泛指大部分都在中间值,两边有极少极端值之分布),例如身高,我们很少会看到很高或很矮小的人,而大部分的人都在平均值附近;或者智商,大部分的人其实介于80-120之间,天才或是低智商都只是极少数的个例。如果画成一个图表,约略如下图所示:

人生的「幂律分布」:把事情做对,远不如做对的事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大部分的事物之所以形成常态的分布,是因为影响的因素很多,交互作用之后最后的结果。譬如身高,影响的因素可能有父亲的遗传、母亲的遗传、营养、环境等不同的因素交互作用,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大部分的人便会都会接近所谓的平均值,就像丢两个骰子,大部分的情况都会在中间值7附近,而鲜少出现2或12之类的极端情况:

人生的「幂律分布」:把事情做对,远不如做对的事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但其实日常生活,有另外一种分布,我们可称之为幂律分布(Power Law),这其实就类似于所谓的80/20法则。Peter Thiel 在《从零到一》这本书中提到,在创投的领域,很可能回报最丰厚的那家公司比剩下其他全部加起来还多;而第二丰厚的则比第一以外的全部加起来还多,所以「公司排名vs投资回报率」呈现类似于下图:

人生的「幂律分布」:把事情做对,远不如做对的事 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不只在创投,在越来越多的领域,我们都可以发现类似的现象:

最有名的明星收入与影响力比所谓的二线明星多非常多,而二线明星又比那些刚出道的小咖多得多最有名的YouTuber与部落客收入与影响力比第十名的高得多,而第十名又比第一百名的高得多最有名气的几位艺术家,创造的价值与收入远比大部分的艺术工作者多太多了

之后我们将讨论其背后的原因,以及对商业的影响。这里我们先聚焦于个人。

人生的幂律分布

如果我们仔细思考的话,其实我们的人生也是一样的:生活中最有效率的那些努力与投入,所产生的价值远大于我们大多数的努力,而在人生中,实际上满足这样幂律分布的情况,更是远比我们所以为的多得多。更重要的是,由于科技与网路的进步,将来还会更多。

这里,Lattice的CEO Jack Altman举了一个他母亲的例子:

Altman的母亲这些年投资在工作上的资源与精力,非常有可能没有比这十分钟能够节省她更多的时间,创造出更多的价值的了。

另一个更有名的案例来自Khan Academy这个全球知名的非营利网路教育机构,它的创办人Sal Khan一开始为了教他的在远方的姪子数学,而利用了网路工具。这让他思考,为何不把这些教学影片放到网路上,让所有人随时随地都可学习呢?所以他成立了Khan Academy,到2017年这个机构已经产生了超过6,500个教学影片,YouTube频道上超过三百万个追蹤者,总阅览数超过十亿次,嘉惠了无数莘莘学子。

幂律分布的启示

寻找并投身于哪些目标或事物,能够产生最多的价值,通常极为困难,而且充满着运气的成分。那理解幂律分布,又能够带给我们什幺启示呢?

一、这裏应该要反过来看:

对于生活中许多事物,我们倒是都能知道,即便是最好的情况,我们只能获得不多的价值。所以我们应该不要花费过多精力与时间在这些无法实现高价值的事物上,而应该更专注于那些可能产生巨大价值的目标上。

这裏最明显的例子,便是繁琐的家事。在许多人眼中,这都是无法创造出高价值,却又不得不做的苦差事。像这样的事,我们就应该想办法自动化,以挪出时间和精力做更重要的事。例如台湾并没有使用洗碗机的习惯,所以在美国时,一开始我也是十分排斥,但是使用过之后,我发现这是我在家事部分,最棒的几个投资之一:晚上再也不用为了杯盘狼藉而伤脑筋,不再为了谁洗碗而生气。

另外,我们常常会有以下的经验:明明有一件极须完成的任务,我们却东摸西摸,上网闲逛看文章,拖到最后一秒才赶工完成。我们并不知道这个任务是不是能给予我们巨大的回报,但是我们通常很清楚,东摸西摸上上网几乎不可能产生任何巨大的价值。这时最好的做法,便是明确的目标为导向,去完成手头上真正的任务。

二、练习用新的思维或方法做为槓桿,来减少机械化的过程、最大化价值:

由于科技与网路的进步,我们越来越可以利用这些工具,来减少不必要的精力浪费,甚至大量规模化我们的产出。前面提到Altman的母亲,以及Sal Khan都一再提醒我们这样的可能性;又如一位我很喜欢的台湾YouTuber陈孜昊,在大学时期就常在YouTuber上分享生活经历,现在已经成为台湾知名YouTuber,超过五十万人追蹤。这些都是以科技作为槓桿,而创造出以前几乎无法想像的价值。亦如幂律分布告诉我们:「把事情做对,远不如做对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