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机器项目 >【独家】陈运鸿只限空运自我设限电商海运商品应享优惠 >
【独家】陈运鸿只限空运自我设限电商海运商品应享优惠
2020-06-13 / 机器项目 / 611浏览量 /评论数 75
【独家】陈运鸿只限空运自我设限电商海运商品应享优惠 陈运鸿希望大马未来也给予海运港口或一些港口的自贸区和数字自贸区相同地位,同时享有免税优待。

中国目前强推跨境电商,电商不管是空运或海运将商品送出海外都享有优待,但大马却仍停留在优待空运的阶段,海运只有等的份,专家直言享有优惠的商品不能只是空运而已,这是对我国市场自我设限。

大马青年电商与创意委员会主席陈运鸿认为,大马这个属于中国境外的首个数字自由贸易区(DFTZ)目前只注重空运商品,让这些商品有免税等优惠。


“然而空运的商品大多是少量而已,而且体积较小,所以从价格上而言,能带来的优势可能不多,也许只是经营个人消费者的生意。”

他接受《》专访时举例,过去淘宝的天猫商城出售的商品可能都是小件物品,适合通过空运,但如今已开始看到越来越多大型商品进入电商平台,这些并不适合空运。

“这些(物品)需要纳税,而且大件商品都是通过海运送到客户门前,所以DFTZ应该扩大到可以接受海运。”

DFTZ开通海运需等数年

据了解,陈运鸿曾向负责数字自贸区的大马数字经济机构负责人了解有关数字自贸区开通海运的安排,对方告知这可能要等待2年或3年后。


陈运鸿认为,这样的安排不合理,应该让空运和海运包裹都能享有相同待遇,一同展开推动工作:“你不能分割海运和空运,说先开始空运,两年后才做海运,这样如何做电商?”

他直言在这情况下,本地电商在未来两年可能都不能扩大到大型包裹,只能做些小包裹的生意。

他已就此向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反映,希望能将信息带给负责的单位。

对于目前中国积极开拓电商,不管是空运或海运都享有优待,陈运鸿提醒,竞争很残酷,不会等待大马商家和政府做好准备。

未享优待原地踏步电商难打入企业生意

陈运鸿建议,大马未来也给予海运港口或是一些港口的自贸区和数字自贸区相同地位,享有免税的优待,否则只会是原地踏步。

他认为,若海运也能享有相关减免,可预见会有大量大型商品进出,否则我国电商也只是经营个人生意,不能打入企业的生意。

只推动空运难拓生意

“若只是推动空运的商品交易,将很难协助年轻人、中小企业等开拓本身的电商平台。”

“两国一检”快速通关马中可对方关卡任职

陈运鸿建议政府,让大马与中国针对电商产品通关一同执行“两国一检”,让产品通过中国检查后,进入大马关卡时无需再检查。

马云希望1天通关

他也建议马中发展成两国关税局官员在对方的关卡任职,共同对电商产品展开检查。

他指已把建议提呈给廖中莱,相关和中国方面的合作处于讨论阶段。

目前我国电商产品通关时间为3天,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曾表明希望大马能做到1天通关。

若是各自审查,可能在两地的关卡就需各花费1天的时间。

谈到东盟其他国家的电商领域,陈运鸿指大马在东盟国家算是站在起跑点,接下来需要关注的就是政府政策如何协助落实数字自贸区。

【独家】陈运鸿只限空运自我设限电商海运商品应享优惠 若海运也能享有免税优待,将可预见有大量大型商品进出。(档案照)

成长不受限需新部门处理电商

陈运鸿建议,大马政府需有新部门来处理电商,才能让电商成长否则将会受限在现有框架。

他举例,商家可以很有创意,把榴梿制成不同产品,但最后没有申请准证,还是不能出口,应该有一个部门协助电商展开这方面的工作,教导他们如何做。

“大马目前处于起步,而且起步不多,不可能让大马电商在没有卫生部准证下,只是把商品卖给本地人。除非人们很熟悉某个品牌或是业者,否则许多人对于购买陌生人和品牌的产品,会有抗拒。”

他提到,有一名朋友经营土产店,他认为可以和这些没有准证的家庭式经营者合作,只要贴上这家公司的招牌,就能够卖完这些产品。

“但你不能这样做电商,一村一产品若只是销售给本地消费者,其实也算不上是电商。”

只做本地生意不算电商

他说,若只是经营本地生意,从狭义上而言称不上是电商,因为目前的大趋势是经营跨境电商。

目前欠缺适当的部门来协助这些一村一产品的业者打出海外。

陈运鸿认为政府需有一个部门或一站式中心来处理电子商务的课题和业者需求,协助推广、简化繁文缛节等。

他直言大马数字经济机构的想法很宏伟,但执行力则略逊一筹。若由非政府部门来牵头,仍需要回到政府部门去申请批准,许多时候也会被带去“游花园”。他认为应该由财政部的新机构来处理。

“加上若是新事物,一些部门可能认为和本身职责无关,因此而拖延了总体进度。”

阿里要求大马仍做不到本地人还不能用支付宝

陈运鸿说,许多数字经济的概念如电子钱包等不断被提出,却久久未见到实际进展,纵使阿里巴巴和大马数字经济机构合作,但有关阿里巴巴提出的多项要求,大马仍做不到。

他举例,就如支付宝已面市,但大马人还不能使用,原因包括大马系统仍未准备好及本地保护网不强。

他以支付宝为例,在中国需要去到所属的银行登记,取得编码后申请支付宝,输入编码后才能连接支付宝及银行,由银行处理安全问题。

“大马的银行还没做好准备,国家银行也不肯。”

他说,支付宝是中国产品,在中国使用有中国政府监管,所以没有问题,在大马使用支付宝的话,其数据仍会受到中国政府监管。

“大马市场上的交易、资金转动、买卖行为都受到管制。除非有本身的系统,并且能和中国系统衔接,只是付钱而已……在保护网不足之下,很难开放。”

陈运鸿强调,支付宝只是给在中国拥有账号的消费者使用,若保护网的问题解决不了,就如同中国不适用面子书和WhatsApp。

政府之间洽谈助企业打入中国市场

根据大马电脑及多媒体协会的数据,截至2017年,共有15至20%中小企业踏入电商平台,希望通过电商平台走向国际,预计有关数量将会翻倍。

陈运鸿认为,很多企业并未清楚掌握出口资讯,尤其是进入中国面对的现实问题如物流、商品品质、检验检疫、通路灯等。

加上中国市场庞大,传统贸易管道难以实现打入中国市场,陈运鸿认为这些问题都必须解决,尤其通过政府之间的沟通来洽谈此事,协助国人。

他说,首相署部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办公室主催和推动“东盟特产集散中心”,协助国内商家以跨境电商的模式出口,或是借由电商平台让业务国际化。

“我去年2月亲自率领第一批新村和青年企业的产品到广州落地,过程中了解到许多细节,因此将与大马电商促进会一起制定‘新村产品出口指南与模式’给新村产品,鼓励青年留在新村发展及开发新村的潜能。”

今年陆续推出太多电子钱包藏隐忧

陈运鸿说,发展电商已是趋势,只是我国在电子钱包方面需有进展,包括解决“手续费谁来付?”的关键问题。

他说,2018年将是我国迈向无现金时代的起跑点,预计将有约10家电子钱包会陆续推出市场,目前已在市场上的包括成功集团的One2pay,亚航的Big Pay,之后陆续会出现的预计有马银行、联昌银行等,支付宝和一触即通也将会结合推出。

他认为,目前隐忧在于可能会出现太多电子钱包,而每一家的主要功能不同,彼此又不连线,可能造成市场混乱,无法有效推出一个可广泛使用的电子钱包。

手续费问题未出现

“按照中国的经验,支付宝就是一个变相的银行,能扮演银行功能和角色,大马电子钱包料将会绑定银行。”

他提出一个疑问,即目前信用卡的手续费是由商家吸纳,一旦电子钱包广泛使用,是否由这些茶餐厅、杂货店或是巴刹业者来承担?

“这当中会有手续费问题,手续费现阶段还没浮出水面,相信各家公司会自行吸纳,但最终恐怕仍会转嫁给消费者,那消费者倒不如使用现金更划算。”

他认为,政府应重新考虑是否要无节制地发放执照,并在去芜存菁后针对一些条例放宽限制和要求,包括检讨手续费的征收、缩短金额转账时限或考虑提供补贴和协助吸纳手续费。

他指电子钱包的执照就已批出40多张,但许多企业都没好好善用,只是“霸”住这执照,保持着“先拿先赢”的态度。

陈运鸿也建议当局考虑个人之间的汇款,如儿女汇款到父母的电子钱包,让没有银行户头或其他原因而没户头者也能享有便利。

独家专访:苏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