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机器项目 >【独家】陈智铭回刑法恐趁虚而入 代议士减加剧华社危机 >
【独家】陈智铭回刑法恐趁虚而入 代议士减加剧华社危机
2020-06-13 / 机器项目 / 357浏览量 /评论数 14
【独家】陈智铭回刑法恐趁虚而入 代议士减加剧华社危机 陈智铭表示华社可能还看不到未来的危机。

早前宣布以无党籍人士身分出来竞选的陈智铭表示,很多华人恐怕还没有意识到未来将面对的几个危机,其中包括了华裔代议士在自相残杀中锐减,以及回教刑事法很可能在华裔代表越来越少的情况下,将顺理成章通过等。

他说,目前华社在政治上的代表已经很少了,若再加上“王对王”等局面,很可能将进一步令我国失去更多的华裔代议士,这样无助于让华裔的声音被听见。


“那些领袖经常抨击巫统,但是却没有上阵巫统选区与巫统面对面,全部都只选择与华裔对垒,最后我们只会再少一个华裔代表,巫统的势力却没有被削减。”

陈智铭也是人民公正党高渊区前国会议员,他是在接受本报访问时如此表示。

要打就在马来区

他说,这也是为何尽管高渊区超过55%是巫裔,但是,他也要站出来在马来区迎战巫统、公正党以及伊斯兰党的巫裔候选人,因为他希望让选民知道,如果要对抗巫统,就应该在巫统上阵的选区上阵,而不是伤害华社,令华人在国会上少了一个代表的声音。

他说,其实很多华裔选民没有看到这点,反而会在情绪的煽动下做出最终将伤害华社的决定。


回刑法伺机而辩

他也说,最令他担忧,也是华社没有意识到的问题是,上一季度的国会中,回教刑事法被安排在辩论环节的第4项,当前3项议案都结束后,议长却宣布暂时不辩论该议案,这很可能是一种“检视”华社的伏笔。

“如果说华裔在今次大选不投国阵,那幺,国阵领袖其实也没有必要对华社那幺好,我担心首相可能会以这个来检视我们华社,一旦他觉得华裔其实都不看重国阵,他大可在国会复会后直接第一个讨论这法案。”

王对王自相残杀

据了解,我国3100万人口中,华裔人数少过26%,陈智铭表示,这样的局面下,其实首相在华裔不支持他的情况下照顾大多数是理所当然的,更何况来自民政马华的华裔代议士很可能在“王对王”的情况下被“干掉”。

关心政治  不平则鸣

陈智铭自2008年中选高渊区国会议员后,2013年无缘上阵。尽管如此,他仍经常在网上针对时事课题作出评论,期间也爆出许多内幕,关心政治的程度丝毫不减。

询及为何这次要出来上阵,他表示,近年来发现国家有许多课题,如26亿令吉、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等,华人其实都对此存有很多疑惑,却没有机会从中获得了解,反而是因为双方的解说更加困惑,这显示需要一些不受政党约束的代议士去寻求答案。否则,不只是各别政营的鸿沟越来越大,就连各族和各宗教的距离也会越来越大。

“比如说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PAC)在1MDB课题上,身为该会副主席的行动党甲洞原任国会议员陈胜尧表示没有证据显示1MDB汇钱入首相的户头,行动党的潘俭伟甚至自己也签署了报告书。但是潘俭伟却对外说有问题。

“国阵如果觉得本身在1MDB课题上没有问题的话,那幺为何又不出来仔细解说解释呢?显然的,双方都有问题。”

【独家】陈智铭回刑法恐趁虚而入 代议士减加剧华社危机 陈智铭证实将出战高渊。

陈智铭的快问快答

问:为何以无党籍人士身分出来,而不是加入其他政党呢?

答:我就是不要政党政治的牵制,这样我无法根据自己的自由意志去发表。再来,政党政治需要应付的支部、区部、中央等政务,这只会令无法一个政治人物很好地区服务选民。一个人没有多少时间,我没有必要消耗在这些内部政治上,我要的是专注在选区和国家政策上。

问:没有政党背景对你是优势吗?担心选民怎幺看?

答:我之前以公正党身分出任国会议员时也是这样,之后离开公正党后继续以无党籍身分出任国会议员,当地选民还是一样获得我的关照,所以这其实不是问题。

问:为何攻打国席,而不是州席?

答:州议员其实能做的很多层面都是地方政府的课题,但是,国会议员其实谈的更多是国家政策,不局限在槟城,所以我比较关注这一块。

问:别人对你的印象是你经常跳党,你怎看?

答:我得解释,我其实是被民政党开除的,之后才加入公正党。我退党后,与几名领袖一起进入惠民党,不过,最后这个政党被冻结了,所以我至今非属任何政党。换言之,我只是跳过一次而已。

问:你如何看待自己接触过的民政党?

答:他们开除了我爸爸这个创党元老,这如同你把自己的祖父从祖业里头赶出来,这是我不能接受的。这幺做是很无情的,就连马华的前总会长敦林良实也不见得被马华开除啊。

问:那幺你又如何看待公正党呢?

答:那是一个没有机制,只求自身利益的政党。当初发动9·16变天时,多少党内领袖因为不喜欢看到党策划在东马“买人”变天而与领袖表达心声,但是最后却没有回应,只是告诉我们变天后再说。

问:你觉得自己有胜算吗?尤其目前至少会是四角战。

答:我有自己的基本盘,加上过去的服务纪录。

问:赢了你会选择加入哪一个政营?尤其你很可能是造王者。

答:为了选民的拨款利益,我会选择其中的一边,但是不是加入他们,而是倾向他们。这是因为我不希望加入哪一阵营后就得被他们牵制,进而限制我发言抨击他们的权利。

问:你怎幺看待你形容的这种政治格局?

答:其实目前选民面对的问题就是这样,两边都不好,他们的议员也不能跟着良心为选民讲话,所以像我这种无党籍人士其实更能充分地表达选民的心声,我做决定也不会因为政党利益而受到左右。